豪华养老院,开了个大玩笑

南京泰山街道三年前投资5000万元新建的设施一流的养老院,闲置一年多不启用,却打算改为人才公寓,这让住在遇暴雨屋漏就“搬家”的旧养老院老人们感到不是滋味。

一边是老人排号“等到闭眼”都住不进养老院,一边却是建后闲置,眼见老人们屋漏偏逢连夜雨。挥霍浪费国家钱财、纳税人血汗的背后,也许藏着许多猫腻。

建这座集医疗、康复、养老、娱乐于一体的公寓式养老院,该是当地重点民生工程之一,在投资、批地等方面都是享受优惠政策的,因此连当初的宣传都是蛮高调的,“进一步改善全街道孤寡老人供养条件,让五保老人老有所养、老有所医、老有所乐”。可是现在却推说地区居民养老观念问题,导致养老院无服务群体,又说遭遇区划和产业定位调整,所以打算改为人才公寓。

从养老院到人才公寓,用地性质可就变了,后者可赚更多的钱,获更大利啊。难怪附近有居民当初不相信这是建养老院,“因为建得太大气了,你看移栽来的银杏树,都有水桶粗,一看就知道砸了不少钱”。而且这里交通也很方便,100米外是地铁终点站,周围无任何工矿企业,闹中取静。老人们的怀疑几成现实,这闲置恐怕就为拖延时间,等待的就是所谓的“规划调整”这一天到来。

投巨资新建这么豪华的养老院,街道早期的大笔投入怎么得到回报?收费高,老人们怎么住得起?你不来住,那正中下怀,既得了民政补贴(每张床位可获得2000元补贴),又可以当公寓销售,再去做旧养老院的改造工程,真可谓“一石多鸟”的好生意。

先前“是探索城市化养老模式需要”,现在却是“区划调整需要”,云雨翻覆于手掌之间,变脸也太快了。折腾下,这投入巨资的“颐养苑”养老院,向南京人开了个大玩笑,更向民生与政绩、规划与建设开了个大玩笑。不过,这样的玩笑,代价太大,民众玩不起,也乐不起来。